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调情太认真,被破处男身

小说 134 ℃ 字体调整:
 实话,我压根没想到自己能和这个女人会有上一腿。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我25岁。我应聘到了一家计算机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发现公司的文员李雅丽是个美女。那天她身穿吊带长裙,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细带凉鞋,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她就坐在我对面。应该说她是属于保养的很好的那种女人吧,齐肩的碎发,甜甜的笑容,实在让人有些冲动。由于刚到公司,也不敢过分放肆,只能偷偷看看。 
  由于对面坐着,免不了言语中的接触了。交谈中我得知她32岁了,老公是个司机,还没有孩子。我心想怪不得身材那么好了。她问我是否结婚,我告诉她还没有,也没有女朋友。她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是处男?”我挺尴尬的,脸有些红。她又说:“哟,不好意思了呀?”我笑着说:“你们结了婚的女人可真厉害!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丽姐好像凉鞋挺多。有时穿一双银色的无带凉鞋,有时又是一双细带黑色高跟凉鞋。一天中午,同事们都在午休,对面的丽姐也昏昏欲睡,我一人独自在上网看小说,手里拿着铅笔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附身去拣。无意中我看到了对面丽姐的美脚从那双黑色细带凉鞋中取了出来,左脚踩在右脚上。她今天穿了双发亮的黑色丝袜,脚趾涂着紫蓝色的指甲油。我顺着她光洁的小腿看上去,天啊!她的大腿微微分开,我居然看到了她穿着一条透明的白色三角内裤,内裤中央黑乎乎的一片,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想起了桌上的数码相机…… 
  我慢慢的起来,坐到我的椅子上,环顾四周,同事们都在睡觉,有两个后排的正在打游戏呢。再看丽姐,她趴在桌子上,也正在休息。我拿起相机,慢慢伸到桌子下面,按动了快门…… 
  下班回家后,我把相机中的偷拍相片导入计算机中,细细观看起来。她的双脚在细带凉鞋的映衬下显得很纤细,脚趾很圆润,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长,似乎要顶破丝袜似的。我边看边把裤子脱了,开始打起了手枪,心想什么时候一定要把这双美脚拥入怀中。我边看着我偷拍的相片,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那话儿,直到浓浓的液体喷涌而出。 
  我用此方法,已陆续拍了好多丽姐的高跟凉鞋美腿相片了,每天晚上就靠这些相片打飞机来泄欲。白天,看到丽姐时,眼神总不自觉的去看她的美腿,她似乎也有所发现。一天中午有意无意的问我:铥铥,你眼神好像不是挺老实啊?我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漂亮啊,你要丑,我还不看你呢?她笑了笑说耍贫嘴。 
  我忽然心起一念,说:丽姐,我给你看一些东西,你到我机器的‘丽姐’目录来,我把共享打开。这个目录装着我拍的丽姐的所有美脚相片。我看着对面的丽姐眼睛盯着屏幕,眼神很吃惊。”你,你什么时候拍的这些照片?“”因为我喜欢丽姐的美腿啊。“”你给别人看过没有?“”没有。就我自己看,也没别的什么意思,就是喜欢。 
  忽然,我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在轻触我的下体,我伸手去抓,竟然握住了丽姐穿着淡蓝色凉鞋的脚。我的心狂跳了起来。她在对面不动声色的说:“你把相片删除了!”,我说好,心想反正家里还有。她的脚轻轻往回缩了回去,我看她弯腰下去了,过了一会,我的下体又被她的脚压住,并轻轻的揉动了起来。原来,她把凉鞋脱掉了。我的手握住了她的脚。穿着肉色丝袜的脚显得是那么的光滑和细嫩。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脚趾在我的下体不住的扭动,我的那话儿鼓胀起来,顶在裤子上,难受异常。我用手捏弄着她的脚趾,轻轻搔了一下她的脚心,她的脚猛的缩了回去。 
  过了一会,她起身对经理说她到隔壁的会议室去写报价单,因为办公室太闹,经理让她过去了。二十分钟以后,经理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你去隔壁帮李雅丽看看她的笔记本,好像出问题了,然后你和她一起做一下报价,她对商用机型的报价不太熟悉。我应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隔壁。 
  我敲门,门开了,我看到对面桌上的笔记本,但没有人。忽而门自己关上了,我感觉我背后被人给抱住了,我扭身一看,丽姐把吊带裙的吊带拉了下来,一大片白色的胸脯露了出来,半个乳峰也显现出来。我回身将她搂住。 
  小处男,你坏得狠啊!我到要看你有多处? 
  丽姐,你干什么呀,天!在上班呐! 
  不干什么,门关上了的,吻我! 
  我的嘴压在了她的嘴上,她的嘴立即打开,舌头伸到了我的嘴里,在我的嘴中滑动着。胸前的乳峰紧紧顶着我的胸膛。我感到下体涨得非常厉害。她的一条腿环扣在我的腿上,下体紧紧夹住我,轻轻的扭动着身子。我这时心里冒出个怪念头:美女蛇! 
  她缠得越来越紧,舌头在我的口腔中不停的搅着,我腾出一只手,抚摸着她环扣着我的那条美腿。她口中呢喃着,时不时的发出‘嗯’的一声。我在她耳边说,我们到沙发上去吧。她的腿放下来,嘴仍然咬着我的嘴,和我一起慢慢移向沙发。 
  到了沙发上,我把她放倒了。她面色潮红,嘴里说: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了。 
  我说:“丽姐,我真的是处男啊。以前,摸一下亲一下的当然有,但那种事情的确不敢的。 
  那现在敢了? 
  更不敢了,现在在上班,而且你是我姐。 
  谁是你姐啊?少乱认亲戚啊。现在叫我雅丽。 
  她说着,将腿横放在我的膝盖上,问道:喜欢我的腿啊?我说”是,我看到了你的腿,实在忍不住,就拍了那些相片。“”漂亮吗?“我说:”当然,每天晚上我都是看了你的腿才睡觉的。 
  她穿着淡蓝色高跟凉鞋的腿就在我的眼前。我朝思暮想的两条美腿啊。“把鞋给我脱了”。我依言动手解开她的鞋扣。那双包裹在肉色丝袜的双脚正好压在我的话儿上。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两条美腿。她把一条腿抬起压在了我的肩上,另一条腿用脚趾隔着我的裤子逗弄起我的那话儿来。 
  我俯身将她压在身下,又开始轻吻她,她侧头避开我,问:想要我吗?我说:不敢,在上班呢!她挑逗的说:我一定找个机会把你破了!我也不甘示弱的说:被你破了,我不亏大了!她说:那行,就让那些相片把你折磨死! 
  我的手猛的按住了她的乳房,隔着她的吊带裙和淡红色的胸罩。“不要了,起来工作,万一来人了就麻烦了,你不是嫌亏了吗?小色狼!”她挣扎着起来,看到我一脸不解的样子,把我从沙发上拉起来,她把她的胸罩带子挎下一边,用手将左边的乳房兜了起来,鼓鼓朗朗的在我的嘴唇边轻轻滑过,说:“你什么时候觉得不亏了,我就把它们交给你!”说着,低头把凉鞋穿上,我站着,透过她的吊带裙,又看到了那白嫩丰硕的大半个乳房。她一本正经的走到笔记本桌前,让我给她检修计算机了。 
  当天晚上回家,我把她的相片在计算机里看了一遍又一遍,想着白天的情景,不停的打着手枪,摸着自己滑腻腻的那话儿,心想,再有机会,一定要把她的裙子和内裤都脱掉,处男有什么好珍惜的?丢她的小逼! 
  日子又一天天过去,雅丽似乎也没在对我有什么挑逗之意了,有时,我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部看,她也不动声色。我想是不是上次我说自己亏了的话把她给伤了。 
  一天中午,大家吃过午饭,又是昏昏欲睡时,我感到下体又被什么东西给触弄着,我手伸下去握住那双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触摸过的脚。我左手把那支脚紧紧握住,右手开始解裤扣,我将那话儿从内裤侧面掏出来,硬硬的,开始用顶部去触弄那双脚的脚心。可能雅丽也感觉有异,想缩回去。不料被我紧紧抓住。我轻声对她说:“把脚趾分开,夹夹我。”她的脚趾头轻轻的分开了,我把那话儿的头插进了她的脚趾之间,她的脚趾开始夹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我心头涌动,那话儿在她脚趾的挫弄下,开始分泌粘液了。我用手把那话儿流出的粘液全部刮在她的脚上,轻轻的把它铺开。 
  忽然,雅丽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拿来一看,上面写到:怕吃亏吗?今晚我老公出车到郑州。 
  好容易挨到下班。我和雅丽一起走出办公室。我看到她的脚背的丝袜上有些淡淡的痕迹,心里暗笑不已。 
  我和她一起在她家楼下的小餐馆吃了点东西,来到了她家。进屋后,灯还没开,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嘴贴在了她的嘴上。她挣扎开来,喘息着说:“你猴急什么啊?整晚的时间都是你的,色样!你总得让我把衣服换了吧。”“不要,我喜欢你穿着鞋的样子,性感!
她和我搂着,一起移到了卧室,我将她扑到在床上。她今天穿了一身淡绿色的套裙,我将她的衣服扣子一个个解开,白色的胸罩露了出来。我想起了上次她风骚的将一个乳房在我脸庞滑过的情景,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就将乳罩从下向上掀了上去,两个颤颤巍巍的白玉般的乳房暴露在了我眼前。我双手同时按了上去,好软啊,大大的,一只手无法捧握。她的双脚已经缠绕在我的腰际,双手抱着我的头,死命往下摁,我将头埋下,用嘴叼住了她右边的乳房,舌头开始添弄起她那呈暗红色的乳头,时不时的轻轻吸吮一下,她开始轻轻的呻吟起来。我的右手抚摸着她的左乳,用指头捏弄着乳头。那乳头果真慢慢变硬。(当然绝对不象有的书中描写的那样,什么象石头一样硬)她半抬起身,手伸到背后,把乳罩扣解开,让我把乳罩给她取了。这时,我把她的套裙后面的拉链拉下,将套裙褪下,再看雅丽,上身赤裸着,下身穿着肉色的长筒丝袜,脚上穿着那双让我性欲骤起的白色的细带高跟凉鞋。 
  我开始从她胸部慢慢往下亲吻。把裤袜往下拉,露出了她白色的底裤,我的手伸了进去,里面的毛很密,再往底下,是湿淋淋的一片了。当我的手指碰触到她的私处时,她‘嗯’的叫出声来。 
  我把她的一条腿抬起。从大腿根部慢慢向上亲吻。隔着丝袜亲吻,感觉很滑很柔。吻到她的脚背,我把她的凉鞋的鞋扣解开,把鞋给她取了下来。捏弄着她的脚趾。我的下体已经涨得很难受了。我说:雅丽,我想要你呀!她说,你把裤子和衣服都脱了吧! 
  我起身把衣服和裤子全部脱掉,赤裸裸的又压在她的身上。轻吻着她的耳朵。她说,你进去吧,放进去吧。我握住我的话儿,往那湿淋淋的地方捅了去。可是,真的是第一次,可能是不得法吧,感觉位置是对了,但那话儿总好像没有进到该进的地方去。我在洞口不停的探索着,结果总是无法正确的进入。而雅丽已经被这样无意的折磨搞得浑身酥软,娇喘连连了。最终,她猛的翻身起来,嘴里说到:我今天就破了你的处! 
  她要我仰面躺在床上,她的手握住了我的那话儿,上下轻轻套弄着。接着,她换了一个姿势,坐在我的侧面,开始用脚挑逗起我的那话儿来,她的右大脚趾分开,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那东西,左脚的脚趾在龟头上轻轻的摩擦着,我被这样的挑逗搞得心痒难禁!身子不由自主的上下挺动起来。她见我有些熬不住了,轻声问:”我破了你,愿意吗?“我说:”丽姐,你快点帮我消消火啊!我想要啊!“ 
  她起身,两脚岔开,坐在了我的小腹上,轻轻的扭动起来,我感到小腹热热的湿湿的,她的手从她的屁股后伸出来,握住了我的那话儿,扶正后,她抬高屁股,缓缓的坐了下来,我的下体忽然被一股热辣辣的湿热所包围。她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按在我胸前,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两个白白软软的大乳在她胸前随着她的运动也在跳动,我伸出手去,狠命的捏弄起大乳房。顺着她运动的加快,她开始不停的呻吟起来。 
  ”啊……啊……我破了你……噢……好涨啊,哎……呀……你……起来……呀,抱……我……,噢……“我起身坐在床上,背靠着床头,用牙齿咬她的乳房,一只手捏着她的乳房,她好像对这样的亲吻非常敏感。身子运动更加激烈,一上一下象打夯似的。我的下体在这样激烈的摩擦之下也感到越来越涨,我也配合的上下迎合着她的冲撞。 
  ”哦……哦……,你吸它嘛,要你吸嘛……啊……我要夹死你……好粗哦……哦……好涨……啊……你……挺我……呀……“她的两脚分岔在我身体的两侧,我嘴上亲着她的乳房,手又抚摸起她的玉脚。我的手指抠着她的脚心,她已经完全陷入了性欲的痴迷状态了,对这样的抠挠已经没有感觉了,我抱住她的屁股,开始为她使力,加重她一上一下的力度。 
  ”啊……我好舒服啊……不行了,我要……丢了,要丢……了……噢……“我的下体猛的感到有一股热浪袭来,然后感觉包围我下体的软软的皮肤开始抖动起来,我也觉得我的下体开始收缩,闸门忽然打开,那种打手枪最后开枪的感觉再一次袭击了我,不同的是,这此开枪觉得很紧很有力! 
  她猛的扑在我身上,对我说:”我丢了!“ 
  我心想:妈的,是我丢了,我的第一次就这样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