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久旱逢甘露的章太

小说 147 ℃ 字体调整:

我叫Tom,是當社工的。現在獨居油麻地,六年前跟我老婆離婚,雖然現在才32歲,但我所做的工作,經歷過的事已令我看透世情。我一直以為沒甚麼事能令我驚奇,直至兩月前所發生的事,我真的Surprise了。

話說四年前,我接到個Case,是一個邊青(邊緣青年)個案,由於接近暑假通常比較忙碌,我被安排到天水圍屋邨了解個Client。

我晚飯過後來到「章宅」,爸爸係葵湧當保安,媽媽十六年前在上海認識章生,結婚產子後被申請來港定居。女兒起初還算乖,但後來結識了些黑社會便常常流連街上,黜了學,現已甚少回家。兩星期前因傷人,險些被正式起訴,父母很擔心所以尋求社工協助。

那天晚上家訪碰不見芷敏,我便按照章太的指示駕電單車來了她在大埔常出沒的地方,碰巧來到卡拉OK門前看見她正和男友在吵架,我便點了口煙在旁看看。

「我是不會應承你的,你死了心吧!我們完了!」芷敏說。

「妳吃我、住我、用我的,妳要走,妳可以去邊?」光頭紋身男說。

「你認真愛我便不會要我出來跑私鐘,我和她們不同,我不會受你哄的!」

「八婆!哪有這麼平宜,妳吃了住了個多月,就算不跟妳計玩的,妳都欠我最少兩萬,快還錢!」

「黐綫!我跟你說都是多餘的!」說著轉身便走,此刻可以清楚看到芷敏真的長得亭亭玉立,身高五呎六的她皮膚和媽媽一般雪白,長長黑髮,身穿緊貼連身短裙,修長的美腿表露無遺 ,比其真實年齡成熟的芷敏,怎樣看都不像只十六歲。

這刻男友用暴力拉著芷敏,她說:「放手!放手!」

我正打算上前幫手,怎料芷敏從手袋中拿出胡椒噴霧射向男友面上,男子不料有此著,立即用手遮面和擦眼更不時大叫:「幫手呀!出來幫手呀!」

芷敏立即向我方向跑來,我見卡拉OK內有兩男子跑出我便立即跳上我的電單車,更向她喝:「芷敏!這邊!」起初她打了個突,但後有追兵便跑到我面前看看,我說:

「我是社工阿Tom,原本約了妳今晚家訪!」芷敏知道我說屬實,便跳上我車,用手摟著我腰,我也立即開車離開。

對,很戲劇性,原來現實跟電影是很接近的,不同的是跑步追是不可能及電單車快的!

轉眼又回到天水圍,我停車後便在公園跟芷敏談話了解她的心理,起初她還不願意透露任可事,只說些一般對社工說的客套說話,我發覺她很聰明,很了解我想聽甚麼便說甚麼,換轉是別的社工,聽到她說已經知道錯便會當作解決個案.但可能是被她的外表吸引,又或者是我離了婚,家中閒著沒事,便想多了解這個案.

我看時候還早,外面天氣又熱,便帶她到附近的咖啡店聊聊.我嘗試以朋友身份和她交談,沒有說道理,她顯得很受落.十六歲的個案比例尷尬,因為已經不可能當作未成年處理,但通常又未成熟至可以當作成人個案.不過芷敏無論外表和思想都很成熟,要把她當成朋友對待不難...

「離婚的原因?!我想是因為我們相識時是同學,早結婚,但後來她在大公司上班,那裡五光十色,圈子又不同,很快便對我沒興趣...」我很少談及自己的事,但想到要讓她放下保護意識,說說自己的事讓她不會對我陌生.

「那...是她主動離婚了?!」芷敏邊喝咖啡邊問.

「對,起初還接受不了,傷心了好一會,但想到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勉強也沒幸福呢∼」想起往事,我垂著頭說,她同情地說:

「但放下了,是新的天地呢?對不對?」她輕輕拍打我手一下.我不禁對她另眼相看,小小年紀懂得這樣說,心想可能她和我一樣,都是太早熟了,人生太快看透了是件壞事.

說著說著,我們的角色對換了,她作為了我的聆聽者,可能因為我不認識她,所以甚麼事都可以說,不經不覺間我把一直以來鬱藏心中的傷痛都說了出來.她亦對我說了些心底話,原來今晚早前的那個男友和她一起不過一個月,是在夜店結識的,她的幾個好友是替這男子打工,當援交的.起初他十分闊卓,常常免費吃喝玩樂,後來和他一起了,起初都以為他是真心的,因為他從沒要求過甚麼,直至今晚他終於開口要她出來當私鐘.

從這些我們又談到性方面,她對這事宜倒很熟悉,我問她有沒有做足安全措施,她便大笑,說我的職業病又來了.她說她很懂得保護自己,每次當然會用套,同時亦不隨意給予,因為給了便不值錢了.我這刻也分不出她是說真話還是說我想聽的話.

轉眼間已經十一時,我雖然很享受這段時間,她畢竟是我的Client,又是個少女,總不能弄得太夜,便送她回家.來到樓下,我不自覺地點了口煙給她,然後自己又一口,給她點過火後,她笑說:

「你真的和別的社工很不同∼」她說著以熟練的手勢抽煙.

「嘻∼老實說,我也從來沒有試過這樣對我的....」說到這裡我不方便說下去.

「個案?Client?沒要緊,我真的是你的Case嘛...」

「對,但妳很不同呢,好像是妳開解我多於我開解妳呢!」我說.

「你當我是甚麼沒緊要,我不當你是我社工,我當你我朋友.」說著便擇下香煙,回頭預備上樓,她突然轉身說:

「今晚多謝你救了我,你還算OK,以後直接打給我吧∼」說後便給我她的手機號碼,我也交換了我的.

她離去後我有點茫然,雖然說我這晚是做Case,但和芷敏這段時間很愉快,倒像約會似的.想到這裡我打了自己頭一下,心想自己這想法實在太過份了!

出奇地我們這晚的對話似乎對她起了些作用,我往後一週再去家訪時,章太說芷敏已經返回學校,還彷彿比以前用功了.芷敏思想成熟又聰明,稍為想通其實便沒甚麼問題.但為防有甚麼變數,我通常都會多跟進一段時間.

章太很好客,每次都約我晚飯時候上去,邊用膳邊傾談,每次都見芷敏在家,我通常會單獨和父母了解,之後就和芷敏往樓下逛逛,抽根煙.我了解到芷敏已經遠離以前的朋友,那些搞事的壞份子都沒在出現.

不過我倒發現到芷敏對我的態度有了變化,由剛認識時的率直粗魯變得溫柔細心,連打扮都變得斯文,永遠都是穿花短裙和涼鞋.我當然知道用意,但唯恐她誤會,我必定要說清楚,但又擔心傷害了她令她回復昨日的惡習.

既然還未惡化,我便對章太說芷敏已經沒大問題,我是時候要跟進別的個案.我不想芷敏失望,所以在停止家訪後的一段時間,我還常常和她短訊,偶然還會約她喝咖啡.這方法似乎行得通,過了半年後,大家已經很少接觸,據說芷敏成績很好,還早了畢業,考進了中文大學.

故事轉眼便來到兩個月前,我收到了芷敏的短訊說章生過身了,我也很吃驚.芷敏告知了出殯時間地點,我便抽空去拜祭.

來到殯儀館,我發現出席的人不多,卻看見芷敏來招呼我,四年沒見,芷敏已不再是個少女,是個真女人.她不怎麼傷心,看來還算精神,可能是因為章生已經臥病在床多年,此刻走了算是個解脫.我雖然知道我很不應該這樣想,但這刻身穿孝服,長大了的芷敏真是漂亮,是個大美人.

芷敏帶我去見章太,我才嚇了一跳,章太消瘦了很多,整整細了一倍多,看來她體重已經不足九十磅!章太顯得十分傷心,看見真的令人心酸,心想這個從前肥胖胖,每次總是笑嘻嘻的媽媽變成這樣,肯定當中經歷了不少辛酸.

我這晚沒甚事幹,便留下來久一點,但還未到十時已經沒有賓客,芷敏說要來的人都來了,殯儀館的人說大家可以走了,明天再來.我原本也打算道別,但因為芷敏是獨女,我想倒不如先送她們回家,芷敏亦贊成.

她們原來早已搬離天水圍,芷敏大學畢業後現職銀行,在旺角租了個單位和媽媽同住.來到樓上,進門而入看到的是都些絲襪和內衣掛在椅背上,芷敏尷尬地匆忙收拾,看到這些東西我不其然幻想她身上所穿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