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我和同学的第一次

小说 124 ℃ 字体调整:
  她是我的同学。
 
  她是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女人。
 
  她跟我第一次的时候跟我同岁。
 
  16岁。那时在读初三
 
               我叫她珍
 
  那时珍坐在我的前面,梳着两个羊角辫。说话和走路的时候辫子总是一跳一跳的。很可爱!
 
  珍总是嘻嘻哈哈,不知道的人以为珍是幸福的。
 
  可珍却有着她的不幸:她弟弟得了种我已经忘记的病,就是腿部严重浮肿。
  走路都要靠人背或抬的!可她弟弟却非常的喜欢上学,吵闹着要读书。家里人坳不过,只有让他读了。可这苦了珍。上学,放学都是珍用自行车推回去。从学校到她家要五公里!珍是个瘦小的女孩,只能慢慢的推!!
 
  我跟珍一直很少说话,直到那天放学要去同学家玩,在路上遇到正推着弟弟的珍。天很热,汗正顺着珍的脸颊流下,后背也湿透了。心头一热。跑上去对珍说:“我来吧。”珍不肯,说她自己能行。
 
  我急了:“你只能推,我却能骑啊,来,你骑我的车,我带你弟弟。天这么热,你不想你弟弟也受苦吧?”
 
  珍看看满头汗的弟弟,答应了。
 
  跟同学说声不去他家了,就跟珍和她弟弟上了路。后面传来同学的笑闹声,我知道是在拿我跟珍开玩笑。回头看了眼珍。脸红了,很好看!!
 
  路上我们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问为什么她父母不接送。告诉我说家里为了给弟弟治病花光了积蓄,为了挣钱,承包了20亩茶叶田,天天都要忙,家里人没空……家就按在了茶圆,也没有同路的。就只有靠她了,因此早上就要早起。晚上回的也较迟。一趟要走近一个小时。
 
  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冲动,说道:“那以后我负责接送吧?!!”要知道,我家跟她家是相反的方向啊,中间相隔10公里,等于我早上要骑10公里的车去她家,把她弟弟接到学校,晚上再把她弟弟送回家,然后回自己家。
 
  她竟然没有拒绝,只是说:“好啊,就怕你早上起不来哦。”
 
  “不会的,我起的本来就早,我天天早上跑步的。”唉,年轻的冲动啊。
  到了他家,他家人知道是我送回来的,千谢万谢的,还留我吃晚饭。我连屋也没有进就告辞了,走的时候还说了句:“明天早上我来。”
 
  以后的日子我就天天这样了。早上接,晚上送。跟珍也熟络起来,话也多了。
  父亲曾问过我为什么早上走的早了??我告诉了他原因,他很高兴,并鼓励了我,叫我要坚持。[ 父亲是军人出身,对我的影响很大] 珍的家人很感激我,由于那时中午是在学校吃饭,珍的父母总会给我加餐[ 让珍给我带些好菜].其实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很一般的。但就是这样的热情,让同学们喜欢谈论起我和珍。
  每此珍把菜递给我的时候,总有人起哄:锋,丈母娘的菜好吃吗?
 
  这时候,珍总是会红着脸跑开,我却走去把起哄的小子一顿爆拳。
 
  那时候也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慢慢的接触中,我也确实的喜欢起珍来。总感觉她很可爱。终于在一天我偷偷的给了珍一张纸条[ 那时候的流行] ,跑开了。
  然后就是紧张的等待,她会怎么看我?会认为这是我接送她弟弟的目的吗??
  天啊,这真的是两码事啊!!
 
  等到放学,我带着她弟弟,她骑着车跟在我身后。一直都没有说话。终于是我忍不住了问:“那事怎么说??”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脸又红了。他弟弟也迷惘的看着我问:“什么事?”
  “跟你无关,问你姐姐呢。”
 
  他又看向了他姐姐:“什么事啊。”珍的头更低了,脸也更红。什么也没有说,加快了骑车的速度。
 
  到她家了,她还是没说。再次的拒绝了她父母留我吃饭的请求。走的时候,珍出来送我,在我骑上车的一刹那,珍快速的说:“我也喜欢你,别让我爸妈知道!”就跑了回去。
 
  这世界是多么的美好,空气是多么的清新。鸟儿的歌唱是如此的好听。我的心开花了[ 绝不是花心]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之间多了小纸条的秘密。都是欲说还羞的词句。我们的亲热程度也上升到没人的时候拉拉手的高度。
 
  我也渐渐的会隔三查五的接受她父母的邀请,留在她家吃过晚饭再回去,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和珍趁她父母做饭的时候去茶园玩会,那里是我们拉手的地方,是我们不需要用小纸条传递情感的地方。
 
  拉手——拥抱——亲嘴。这个过程都是在茶园完成的。记住,拥抱只是拥抱,没有爱抚。在一次手得意忘形的靠近她一对小白兔的时候,我的脸上吃到了不轻不重的一记巴掌。不是很疼,却辣辣的。她很生气,眼泪也哭了出来,骂我是流氓。可怜我挨了打还要忍住疼去哄她。从次我再也不敢做出流氓的举动了。
              直到那天……
 
  那是星期天,星期五的时候她父母就让我星期天去她家玩,让我看看茶叶是怎么炒的。到了他家后,门外停着辆拖拉机,看到他们父母正把她弟弟往外抬。
  我忙问怎么了?告诉我说他弟弟突然腿疼的厉害,要送去医院。留珍在家陪我。
 
  珍的父母走了,珍让我陪她去田里采茶叶。到了茶园,珍采茶,我跟在她后面跟她说话。珍那天穿了件比较紧身的T衣服。伸手采茶叶的时候,小白兔被包裹的紧紧的 [珍的胸发育的非常好].我看的入了迷。突然,我冲了上去,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一对小白兔。珍被吓的脸通红,却又不敢叫出声,只是不停的叫我块放手,并努力的挣扎。挣扎中我们倒在了草丛里。我像着了魔一样死死的不松手,嘴边不停的说,我喜欢你,我太喜欢你了。边在她脸上和脖子上不胡乱的亲着。
  渐渐的珍放弃的抵抗,也抱住了我。还在我耳边说:抱紧我,我怕。
 
  我却并没有抱紧她,而是趁她不抵抗,迅速的,胡乱的坝着珍的衣服,等到珍赤裸的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呆住了,第一次如此的直视女人的恫体,这是多么美的身体啊。珍虽然长的娇小,胸却发育的很饱满,三角洲毛也不多,但很黑。
  毛下的皮肤却很白。看着,看着,我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从衣服被脱光后,珍一直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看发生的一切,小白兔,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好象还有汗水从胸前溢出,一点一点的。
 
  终于,我醒了过来。同样迅速的脱去身上的衣服,趴在珍的身上,一动不动的趴了会,我跪了起来。握着早已坚挺的JJ向珍的三角移去。珍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跟我说,轻点。我怕疼。
 
  我应允着,继续着我的前进,当我的小炮刚挨上珍的桃源时,只是轻微的接触了下,我竟然泄了。很多,很多。射了珍下面全是,有的还射在了珍的胸上。
  我感觉很累,也很懊恼,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珍在草地上又躺了会,爬起来,看看无力的我,又看看她自己的身上的精液。恶心的表情显在脸上,她飞快的套好衣服。茶蓝也不拿,跑回家去。
 
  我在地下坐了会,不知道珍跑去干什么,怕出事。赶快起来,也向她家跑去。
  到她家后就喊她。她在里屋跟回答我:“我在洗澡,喊什么啊?”
 
  呵呵,那就是没事了。我放心了,拿张凳子坐在外屋等她。
 
  不一会她洗好了,把衣服也洗了。晾好。一直没跟我说话。直到做完,才叫我到她房间。说有话跟我说。我纳纳的跟她进去了。进去后,她关好门,问我:“你怎么这么大胆?你不知道我们还小吗?”
 
  我说:“我也不知道,一冲动就上去了。”还不忘记发誓“你放心,我会一直喜欢你的,以后我一定娶你!”“呸,谁答应嫁你了。”她还不忘记嘱咐我:“千万不能让我爸妈知道,不然会打死我的。”
 
  “放心,我不会告诉你父母的。”“量你也不敢,我爸知道了肯定先打死你!!”
 
  我嘿嘿的傻笑着。
 
  这时候,珍问了个我非常惊讶的问题:“你刚才流出来的是什么?”
 
                额……
 
  笨丫头这都不知道,唉……可以想见那时候我们的青春期教育的如此的低下,
  我能知道把JJ往那洞里插还的得益于几个表哥堂哥的教育[奶奶的经常拿三级
  片来我家放] 我突然来的精神,坐到她身边跟她讲起了青春期知识。什么精子,卵子,怎么有的小孩啊,我是越说越兴奋,珍是越听头越低,脸越红。呼吸也有点局促,那对小白兔竟然又跳了起来。偶的神啊,那是我的死穴[ 这也使我特别钟爱女人胸部] 我一把抱住了她,用嘴堵住她的唇。她这次的抵抗明显的小了,只是微微的几下,就又用手蒙住了眼。我也做的有步骤了点。脱珍衣,脱己衣。
 
  而且竟然无师自通的给珍来了次漫游,亲的珍蚊子般的低声呻吟。身体也扭动了起来。
 
  小炮再次接近珍的桃源,慢慢的向里面进入。珍停止了扭动,像是在等待什么一样一动不动。手仍然捂着眼睛。小钢炮遭遇了阻力,不大,我稍微了用了下力,进去了。洞口慢慢的溢出淡淡的血迹。我没有紧张,因为我知道这是什么血。
  珍一直在痛苦的叫着,声音很低。手不再蒙眼,而是紧握我的手腕。几次叫我停,我没有停,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直的进入,直到全部进去后,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紧紧的抱住我,在我耳边说:“我恨你。”
 
  在大约五分钟的运动后,我又射了。全部射在里面。珍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我却紧张的要死,脸说遭了,遭了。珍问我怎么了。
 
  我告诉她,射在里面会怀孕的。
 
  珍这才紧张起来,一下哭了起来,问我怎么办?我只有安慰她说:“也不一定,说不定不怀。”“希望没有怀,要是怀了我杀了你!!”
 
  我连忙说不会的。安慰话说了好大一会。
 
  最后珍叫我赶快回家,怕她父母看出来什么。我就急忙离开了!!
 
  谢谢上帝,珍没有怀  刚刚开学,现在我已经文理分班了。不是我不想学理,实在是因为我已经原始的只记得一些基本符号了,而文学又为我之所好,又加上以后十分想远离污垢的官场,只逍遥自在的做自己想作的事情,岂不快哉?
  对了,还忘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文科班通常都有一批秀色可餐,娇可欲滴的美女,就算天天座在教室里也很养眼的,我想。
 
  没多少天,我和有的女同学就已经关系很不错了,天天有说有笑的,可是真正让我动心却只有三个,夏雪,冬雨和原风。冬雨性格很腼腆,说话常常小声的,并且比较缓和,可能她并不算很漂亮,但是我却能体验到那一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白净的皮肤,乌黑的眼睛,还有那令人震慑的气质。原风和冬雨似乎就是截然相反了,原风充满着学生的朝气,清脆的嗓音,充满着野气的眼睛,就连说话也都回荡着活力,我想漫画中的阳光少女就是这个样子。至于夏雪,我认为是无可挑剔的绝对的艺术品,清澈的眼眸藏着深深的故事,樱桃小口中吐出的永远都是樱樱的甜言细语,身材十分标准,是完美的“黄金分割比例”,白皙的脖颈,修长的大腿,和丰满的……“不行,不行!”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控制着我的欲念,停住念头,因为在我心中她就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女神。
 
  也许老天分外的偏爱我,我一天在公交车上竟奇迹般的遇到了冬雨,我上前搭讪道:“你也坐这个车啊?”
 
  她看到了我,似乎有一点脸红,但我并没在意,“是啊。”她小声答到,“你家住哪里?”……在聊天之中,我竟然发现我们就是一条街的!天啊,这会可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从此我们俩天天一起走,放学由我送她到家门口,然后看她羞涩的向我摆手,随即消失在楼中。时间长久,我愈法的发现的自己的目光不断的聚焦在她的身上,“莫非,我喜欢她了……”我喃喃自语道。
 
  不过我在学校的表现也十分突出,身兼学校各个部门要职,并且时常在各种大型活动中出面,我想,在校园文化中,我也可以算是一颗星。并且,并不难看的我还十分受女孩子的拥护,不过,在我的心中早也隐藏了一个并不清晰的影子,所以,我对各种充满羞涩爱意的信都装作惘然不知的样子。
 
  但是这也有负面影响,我天天回家的时间就晚得多了,我时常怕冬雨没耐心,可是每次在我踏上漫漫的归家路时,总能看见一个静静的身影在等着我,我,这种时候,总是非常感动……我和冬雨的这种似有似无的感情持续了半年,不过我可以更加肯定,她喜欢我,至少我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时,她更加的靠近我。
  暑假,学校放假了,我请冬雨到家里来玩。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可是每次她都象第一次一般的羞涩。
 
  “令~~~~~ ”门铃响了,我开了门,但随即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冬雨穿了
一件十分前卫的露肩衫,七分裤,白净的脸上泛着害羞的红潮,“怎么了?很难看么?我换一件。”冬雨有点不安的看着我。“哦,不,简直太好看了。”恢复常态的我急忙答道,“里面请”
 
  冬雨进了屋里,我们开始谈天说地,只有这个时候,冬雨才显出那么的机智健谈,但是逐渐的,我们就谈到了自己的感情方面。“如果我要找男朋友,我就要找你这样子的。”冬雨似乎是无意的带出的一句话,但我听到以后,却不由略微一颤,“哦?怎么了?”冬雨似乎发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开始有点不自在。
  而我也什么也没说,只望着她。冬雨就坐在我身边,我甚至可以闻到少女的体香,看到她发红的脸颊。她开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而我,也明白了什么将发生。
 
  我慢慢的,将唇靠近她,她没有躲闪。终于,二扇唇紧紧的闭和在一起,我尽情的吻着她,并且一把将她抱住。
 
  我只是个性情中的小伙子,身为高中生的我的小弟弟可发育完全了,我开始感觉到它的发涨。
 
  吻着,但我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开始摸向她的乳房,原来她也有和我一样的反映,因为她的乳尖开始发硬起来,并且潮湿起来。
 
  “不要,不要。”她嘴里叫着,可是却丝毫没有让我停止的意思。
 
  我愈发的大胆,开始脱下她的那件露肩衫,顿时,两个巍然挺立的雪白的乳房呈现在我的面前。而她,也因为羞涩,闭上了眼睛。
 
  我开始一手抚摩着她的乳房,嘴巴开始吸允着她的乳头,雪白的乳房上面点缀着嫩红的乳头,乳头旁边还泛着一层乳晕,我的小弟弟也愈发的不听话,强烈要求出来活动活动。
 
  “哦,哦,哦……”她不断的,发出这种很享受的声音。
 
  而我,逐渐改变了战略目标,我的舌头不断的舔着她的两个乳房,而双手开始缓缓的下移。
 
  由于是夏天,我很感激服装设计师,因为她,我轻易的脱下了冬雨的裤子,一条纯百色的,已经湿透了的小裤衩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大大的吞了一口口水,手缓缓的要将她的裤衩脱下,但她的手握住我的手,说:“不要。”
 
  但此时我的欲念再也无法控制,左手握住她的手,右手迅速的脱下她的裤衩。
  顿时,数撮稀疏的阴毛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又吞下一口口水,她的手也软弱无力的松了下来。
 
  望着那稀疏的黑色的阴毛,我的手颤颤巍巍的伸向她的阴部,拨开她的阴唇,一股令人冲动的味道散发出来。我开始停止舔她的乳房,转而舔她的阴部,粉红色的小肉不断的在我眼前晃动,而我也欲性更强,舌头不断的伸向她的更深处。
  “恩~~~~~ 不要~~~~~~哦~~~~~ 好舒服~~~~”她闭着眼,呓语般说道。
 
  我的手指更大限度的拨开她的两扇阴唇,舌头也更加深入,我开始不断的吸允着她的洞穴内流出来的淫水。原来女孩子的淫水是这么香的,我贪婪的吸个没完,而她也随着我的舌头在她的阴道之内不断的抽动而淫叫个不停。忽然,我的舌头碰到个小硬球,我用舌尖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没想到她随之一震,我又舔了一下,她叫的更厉害了。得到了甜头的我开始不断的向她的小肉球进攻,而她粉红的小洞不断的向外流出淫水,淫叫也愈发响亮了。
 
  在我的舌头挑逗了数百回合之后,顿时,一股热流从她粉红的阴道里喷射出来,我尽情的舔着,而她不住的喘着气,雪白的乳房也一颤一颤的。
 
  可我并没有尽兴,并且我的小弟弟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就将抑郁已久的它从裤裆里掏出来。
 
  刚刚睁开眼睛的她,看见我充血的鸡吧,顿时又闭上了眼睛。而我,迫不及待的将它缓缓的插入阴道。淫水沾润着我的鸡吧,进入阴道后,如同被一团火球包围一般,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忽然,我挺到一处隔膜,我想,这就是处女膜了。
  “我要进去了。”我温柔的对她说。
 
  她红着点点头。
 
  我就再也没有客气,缓缓的挤进狭窄的处女的阴道。
 
  “啊,好痛!”她叫到。
 
  我紧紧的把住她,生怕她离开我,而我的鸡吧,也毫不留情的继续挺进。
  少女狭窄的阴道看来是容不起我的大鸡吧在里面驰骋,从她紧皱的眉头就可以看出。但我已经十分缓慢的抽插了。原来真干是这么爽,我抽插时不时的的象触电一般颤抖。
 
  她的开始逐渐的能享受这种乐趣了,又开始淫叫了:“插~~~~~~~~插~~~~~~~
使劲的插~~~~~~哦人家那里不断的出水了~~~~~~~ 插~~~~~~~ ”
 
  我也就慢慢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哦~~~~”我也享受到性交的乐趣。
  在猛烈抽插无数次之后,我的鸡吧一硬,一股要冲上来的感觉,我努力想要控制,可她却再次的喷射出阴精,全部的喷洒在我的鸡吧上,我的鸡吧一股热流一冲动,我急忙抽出鸡吧,塞进她嘴里。“噗嗤……”数股纯白色的精液全部射进她的嘴里,她抿着,而我,身体软了下来,和我的小弟弟一样。
 
  看见脸上泛着红晕的她到在我的怀里,我的手放在她那软绵绵的乳房上,脑海中一片空白。孕,几天后,珍的月经正常来了。
 
  之间度过了一段尴尬期,之后就没事了。以后只要又机会就在一起做我们爱做的事。还带珍来我家,让她看了三级片,她一边骂我是流氓一边看着。呵呵我也学会了体外射精。珍也学会了配合。
 
  我们的关系持续了四年,高三的时候分的手。原因就不说了。很复杂!
  珍的弟弟在2000年终究因为病情加重去世了。死的时候18岁。
 
  珍现在是无锡一所大学的讲师。她经常给我写信。我总是让她寄到我父母家。
  我们以前说好的,做一辈子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