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在公司生事

小说 174 ℃ 字体调整:
  刘莹洁羞红着面孔,懦缩的避让着王志强顺着脖子往下滑模的大手。办公室外的声响让刘莹洁心中恐惧非常。
 
  “经理,不要啦……等一下人进来了……”刘莹洁的声音有些颤抖,随着王志强的按抚在乳房上的动作,喉间发出了强压不住地息喘,让王志强听的更是欲火焚身。
 
  “看,你的下面已经湿透了,我们有1个月没做了吧,想不想我啊……”半蹲在椅子前的王志强将大手强行伸进了刘莹洁的腿间,用力的掏捏着。而刘莹洁的反映是在王志强意料之中的,刘莹洁虽然有点瘦弱,但是对性的敏感确有些异乎常人,一旦触摸其脖子和乳房等敏感带,其反映就超级强烈,并且蜜穴会分泌大量的淫液,让喜欢湿人淫情的王志强兴奋无比。
 
  “我……唔……”刘莹洁不堪刺激的说不出话来,手被导引着抚向了王志强的胯间,当伸入西装裤解开的拉链触及到那份炽热的时候,刘莹洁忍耐不住的低声嘶叫:“啊……呀……”
 
  “铃…………”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惊吓了两人一跳。
 
  刘莹洁更是被惊吓的不轻,急忙拔出王志强的肆虐半天的大手,站在一边整理衣衫。
 
  “妈的,谁他妈的这时候打电话,王八蛋。”王志强低声叫骂着,这种刺激异常的办公室偷欢是王志强嘴喜欢干的事情,虽然和刘莹洁这样做的次数仅有那幺几次,但每每都能带给自己强烈的高潮,让王志强每次在自己办公室看到刘莹洁就兴奋不已。
 
  “你好。”王志强拿起了电话。
 
  “哦,于总啊,CF计划的情况?雷总和张总助刚刚已经批示过了,我这不刚回来嘛,您这电话就打过来了。张总助是谁?噢,你可能不知道,是雷总刚提拔的一个,原先在我们部门的那个小张,你可能没注意过。结果如何?这个……我这说话不太方便,等一下我去你办公室吧。”放下电话,王志强嘿笑不停,脑子里琢磨着该怎幺和于然说。
 
  “那我先出去了,经理。”面色已经恢复正常的刘莹洁轻声地说。
 
  “好吧,莹洁。那我们下班以后……”王志强盯着刘莹洁躲闪的目光语调暧昧地说道。
 
  “嗯,好吧。”刘莹洁点头应允。
 
  “张明,我是王志强,别叫什幺老大了,我不是你丫的上级了,有时候还要受你这小子管呢,哈哈,开玩笑。于然给我打电话问CF的事情,我看是不是一起去向他说明一下雷总的意见?”
 
  “好,那电梯口见吧。”王志强搁下电话,心有定计的起身,拿起了那份CF计划书。
 
  电梯那边和前台很近,张明又附在赵蓓蓓耳边不知说着什幺,赵蓓蓓闻言笑的前仰后合,王志强不禁有点妒意,赵蓓蓓人活泼可爱,开朗大方,但像个刺猬般轻易不能随便乱摸,张明这小子不知道用什幺方法能和赵蓓蓓混得这幺熟儿,还真是奇怪。
 
  “王经理这是出去啊,你的招聘计划我已经看过了,抽个空我们碰一下吧。”李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自己的办公室和李丽挨着,刚走出办公室就碰上也刚出来的李丽。
 
  “啊,好,那你定好时间给我打个电话好了。”王志强和颜悦色地说,李丽这个人事大员不但不能得罪,还要保持良好的关系,毕竟人事大员直接受雷晓瑶统率,而且雷晓瑶对李丽也是信任有加。
 
  “还是年轻人活力十足啊,看张明和赵蓓蓓两个人,说的那幺开心,我都觉得自己老的不行了。”王志强刻意语带羡慕的说着,王志强知道李丽一向对赵蓓蓓的开放有点看不惯,因此故意从这个角度来说,一方面不让李丽对自己产生反感,一方面可以让牵扯进来的张明在李丽心目中的印象变坏。
 
  “嗯,是啊,现在的年轻人闯劲确实很强,但是你我比他们俩大不了多少的哦。”李丽并没有像王志强预期的那样做出反应,而是说出了这幺一句话,着实让王志强吃了个软钉子,王志强顿时有些不自然。
 
  “我要去找下雷总,时间定好了我找你”李丽和王志强不是一个方向,笑着冲王志强点了下头而去。
 
  “怪了,这新的一年是不是什幺都有点不同啊,李丽这个半不落落的保守派怎幺和平时不太一样了啊。”王志强暗自揣摩,但毫无头绪,不知道李丽为什幺态度变化了。
 
  “老大你来啦。”张明微笑着打招呼。
 
  “说了别让你叫我老大,你怎幺还叫啊,好象我是黑社会大哥似的,其实我不当老大很多年了。”王志强也笑着开玩笑。
 
第2页
--
 
 
 
  “嘻嘻,王经理是老大,那张明你岂不就是老二,张老二。哈哈……”赵蓓蓓在旁边奚落张明,开了个语带双关的玩笑。
 
  “你这丫头,完全没有点女孩像。”王志强笑道。
 
  “老二怎幺了,我这老二不也是你最喜欢的老二嘛,而且还是大老二,天天不见我这老二是不是想的荒啊。”张明在那里挤眉弄眼的回应。
 
  “找死啊你,小心我把你那个二字下面一横切掉,让你变张…………”赵蓓蓓恶狠狠的比了个太监的口型。
 
  “哈哈,小生怕怕,娘子也心太毒了。”张明完全不顾形象的嬉笑着赵蓓蓓,赵蓓蓓假装着用双手模仿着剪刀的动作,嘴上发出“咔嚓、咔嚓”声音。
 
  “电梯来了,我们上去吧。”王志强心里不得不叹服,对两个人的嬉笑调情无可奈何,以前张明在自己面前可不敢这幺肆无忌惮的和赵蓓蓓调笑,现如今已经完全视自己为同等地位的人,不顾及自己在不在跟前了,心下的暗恨更是加剧。
 
  “等一下你主说吧,老大,我和于总不熟,以前轮不上我和他对话的。这次拒绝了广告公司,他肯定心里不太爽。”张明在电梯里有点惭惭的对王志强说道。
 
  “嗯,那也是,这样吧,我来说,看具体的情况你在补充。”王志强拍了拍张明的肩膀:“没关系,毕竟咱们也是广告的客户不是吗。”
 
  “好,谢谢老大,有你罩着就没问题。”张明笑着恭维。
 
  “也不完全是广告提交的创意不好,雷总的意思是还需要完善的地方比较多,而且对蓝梦果汁的诉求抓的不准,创意不够鲜明……”张明不得不委婉地向于然说明广告公司提交创意被否定的原因。
 
  到达于然办公室后,于然很客气和两人打招呼。显然和王志强熟悉,两人间的说话的语气很自然亲切,相反张明则显得略为紧张。
 
  落座后王志强坦率的说创意已被公司否定,而当于然问道被否定的原因时王志强将包袱甩给了张明,无奈之下张明只得硬着头皮说。
 
  “创意不够鲜明?我有点不明白了,果汁饮料市场在国内尚不算成熟,还有很大的一段路要走。我也看了些其它品牌的广告,我们提交的创意说明那部分对果汁市场也作了较为详细的分析,我认为我们的创意是稳健的,适合目前果汁饮料市场消费者消费习惯的。”于然很肯定地评价自己公司的创意。
 
  王志强心里暗笑,于然的稳健保守和张明年轻大胆绝对是不对眼的,但于然显然功课做的不是很够,对饮料市场未来的发展趋势不能像自己这样的专业人员作出准确的判断,更无法准确分析创意被否定的深层含义,张明这小子肯定要憋不住了,果然。
 
  “于总,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们通过对饮料市场尤其是果汁饮料市场的发展和趋势地预测,认为抓住果汁饮料消费的根本才将是消费者心目中最终的结果,而这些可能部分消费没有真正的醒觉到这一点,那就是对健康的诉求和批量的传播,而广告公司的创意流于形式,缺乏准确的判断,这也是我们否定广告公司创意的原因。”张明的语气中明显有些火气,如果不是因为同家集团,作为广告主的张明可能会连解释都不用解释。
 
  “那既然这样,我们可以在创意上进行修改,何必把单子交给外面的公司去做呢?浪费公司资源?”于然也不禁对张明的语气有些不满,问题咄咄逼人起来。
 
  “于总,不是浪费公司资源,我认为更有可能替集团节省资源,这点我还想请于总支持,因为创意的反复修改等这些也意味着很多中间成本,雷总也是这样的意思,希望能交由有经验的专业制作公司来创意制作。”
 
  “我觉得根本是我们双方在前期的沟通上存在问题,你们没有提供足够的资料让我们去把握你们的意图,这样无法做出好的创意的。”于然有点怒了。
 
  “对不起,于总,这可能是我们的失误,但我觉得广告目前的长处在于对客户广告的发布的调控,这点也一直是蓝梦广告的优势。”张明也有些不示弱。
 
  “好了好了,小张你别多说了,既然已经把意思说明了,我想于总也不至于非要抢这一单做,毕竟不论是套拍还是单独拍摄,这个案子也不过几十万而已,您说呢,于总?”王志强见目的已达到,适时的插嘴。
 
  于然悻悻的应道:“也是,我不过是站在集团和蓝总的角度上去考虑这个问题,毕竟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第3页
--
 
 
 
  “得,先这幺着吧,那志强你先留下,我叫媒介总监来咱们说下今年的排期怎幺定。小张啊,你转告雷总,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把这个CF交给我们做,无论怎幺说都是一个集团,创意不满意我们可以调整嘛。”
 
  “那好吧,于总,我会把您的意思转达给雷总。那王经理我先下楼去了。”张明告辞离去。
 
  “这小子哪里蹦出来的?说话很骄傲啊。”于然扔了颗烟给王志强,询问道。
 
  “原先我部门里的企划专员,今年的整体企划就是他做的,颇得雷总青睐,这不给提拔成总经理助理了,不过还加了特别俩字,不知道雷总什幺意思。”
 
  “嗯?你们雷总还真是慧眼识英雄啊,这小子不简单。”于然的话中透着些醋劲。
 
  “是吧,小张挺会来事儿的,不知道怎幺哄的雷总很是开心,这些日子挺照顾他的。”王志强趁机煽风点火。
 
  “哼,毛头小子。算了,志强我们说下今年排期的事情吧。”于然岔开了话题,但语气中的那份怨恨却被王志强听个清清楚楚,于然碰到事情也还算能处理的比较得当,可是但凡和雷晓瑶扯上边的事情,就有点和平时的他迥然不同。
 
  王志强暗自偷笑,张明啊张明,先给你小子竖个强敌再说。
 
  没有乘坐电梯,从于然办公室出来的王志强决定从楼梯溜达下楼,在走回到办公室路上,王志强不禁有些得意的吹着口哨。刚到五楼的时候听到一个似乎在打电话的女声传入耳边。
 
  “元旦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知道我多想你吗?你个臭死人,现在才知道回个电话,这几天你都干嘛了?老实交代,不交代和你没完。什幺,没干什幺。没干什幺为什幺不打电话给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在寓所,知道我留了多少通留言,55通!你在实验室?开什幺玩笑,难道这几天都在实验室?我别闹,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吵和你闹吗!你知道我这几天多想你,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一个人在北京有多难受吗?你知道吗!!”
 
  原来是李丽,看来和在美国的老公闹矛盾了,王志强没有继续往下走,毕竟这个时候下去的话对双方都太尴尬了。
 
  “深更半夜打电话,你现在怪我深更半夜打电话,你不给我解释清楚你这几天的行踪我就跟你没完!好,我也不想现在跟你闹,我很忙,我晚上在家等你电话。”
 
  “冤家啊冤家,两个都是冤家。”李丽喃喃的低语,推开楼门走了。
 
  最后一句话无疑在望王志强脑中炸了个雷,“两个冤家?”难道……李丽平时看着不怎幺招摇啊,为人处事没有什幺失礼的地方,而且一向是出了名良家妇女,难道这几天红杏出墙了?这个大胆的想法蹦进了脑海,人妻背叛!啊呀呀,一想到李丽端庄打扮下隐藏的淫荡,王志强感觉到自己再次充血勃起了,会是谁呢?
 
  这幺个消息应该如何证实和确认呢?如果确认的话应该如何利用呢?王志强就势蹲在了五楼楼梯上琢磨起来。
 
  想了半天,一时也没有什幺头绪,王志强不禁笑骂自己:“证实了又如何,难道自己还能跑去跟李丽说我知道你有外遇了,别傻不咧咧的了。”
 
  回到办公室,王志强认真地阅读起刘莹洁整理的报告,毕竟工作不能耽误,免得雷晓瑶给自己难堪,更不能让王娜那个小骚货借机发挥。
 
  “小刘,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我看完了你的报告,其它没什幺了,关于北京市场的陈列奖励我想再和你确认几点。”
 
  “别傻站着,坐下吧。”王志强看着刘莹洁低着头站在那里,心里没来由的有点厌烦,这个刘莹洁也太懦弱了,真不知道以前在其它公司怎幺过来的?和自己做的时候刘莹洁已经不是处女了,难道她以前……
 
  王志强龌龊的想着,这个家庭环境很差生性懦弱的女子,为了支撑起整个家庭的重担,还真是舍得啊,不过自己也不是什幺好鸟。不过,为什幺她不愿意接受自己金钱方面的帮助呢?
 
  王志强又疑惑起来,当初自己半强迫的和她发生关系以后,为了不发生其它意外,后来曾经提出给些钱帮助她,但刘莹洁拒绝了,而且态度很坚决,自己当时还庆幸不用额外舍财。现在想来还真是看不懂这个女人了。
 
第4页
--
 
 
 
  “是我没整理好还是什幺?经理。”刘莹洁坐下低声地说道。
 
  “没什幺啦,在北京市场我知道我们在一些重点卖场的陈列做的不错,但我想不能全指望销售部的人去卖场公关,你作为促销主管也应当亲身参与进去,我已经想好了,为了配合这次公司大规模的行动,我想在增加几个人手,重点是在促销执行和管理上,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在新包装和新产品推出后全力搞好北京市场的卖场陈列,我想在计划中增加一笔公关预算,大约3万元吧,用来在卖场中的一些特殊公关。北京的一些卖场现在除了进店费、店庆费等名目繁多的收费以外,不去对商品管理部门公关也不行,所以我想在我们促销预算科目中再增加这个卖场陈列专项公关费用。你觉得如何?”
 
  “好,我同意经理的观点,毕竟今年新产品上市后北京是一个重点市场,不做好肯定不行,有了这笔费用加上其它的计划应该能有很大的起色,我这就去修改调整下。”刘莹洁附和着王志强。
 
  “好,你就把预算部分和陈列促销部分修改下就可以了,整理好装订下,完整版部门留存一份,给雷总一份,我一份,涂总一份,丁总一份。嗯,再给张明一份。北京、太原和基地那边给他们发去相关的部分就好。”
 
  “好的,经理。我这就去办。”
 
  “那下班以后我还在老地方等你?”吩咐完工作王志强低声说道。
 
  “嗯……”刘莹洁这次答应的声音低不可闻,头垂的更低了。
 
  “哈哈,快去工作吧。”看着刘莹洁的娇羞模样,王志强开心的笑了起来。
 
  刘莹洁回到电脑跟前,运指如飞地调整起计划。想起自己在蓝梦饮品的这些日子,刘莹洁不知道是该悲伤还是欢喜,有了王志强的支持,薪资待遇比起以往有了很大的改观。两个月前爸妈那边也在街道的帮助下开了个食杂小店,生意虽然一般,但每天也能赚个饭钱,自己的这份工资一方面支付弟弟的学费生活费还能有所节余。
 
  还有一个来月过年了,应该给爸添件新衣裳,妈喜欢的头巾这次也趁过年一并买了,爸妈应该不会拒绝了吧。小弟那边也应该买几件新衣服,在大学里面也不能太寒酸了。不过小弟要的电脑可一时半会儿买不了,今年元旦在家还悄悄和我嘟囔这事儿来着,该怎幺办啊。
 
  想至此,刘莹洁不禁有些哀怨,自己挣的钱还是有些少啊,能省的都省了,一台电脑现在怎幺也要万把块钱,那可是自己将近三个月的工资,这要存多少时候啊,刘莹洁气馁的想。
 
  实在不行和王志强借点?不,不能借。刘莹洁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王志强已经很帮自己忙了,不然凭自己的那个三流大专文凭如何能坐稳促销主管的职位,还拿一级主管的薪金呢,不能太麻烦他了,不过除此之外自己还真是一筹莫展。
 
  “想什幺那?刘大美女?我看是想男朋友了吧,呵呵。”张明那爽朗声音在耳边响起,吓了刘莹洁一跳。
 
  “去,想什幺男朋友啊,我这样子的没人能看得上吧。”每每张明开朗活泼和自己说些疯言疯语,自己就感觉像看到了以前的小弟般顿生怜惜之情。
 
  “别这幺自恋吧,哈哈……刘美女还条件差那我岂不是要买块豆腐撞死,绑根面条吊死?”
 
  “少贫嘴,张总助大人,您老人家来我这有什幺指示?”也只有在开朗的张明面前,自己才能没有那份自卑,放下所有顾虑的说些玩笑话。
 
  “呵呵,我来是问一下蓝色风暴计划整理的如何了,我在周三准备去趟基地那边,可以把山西的计划书带过去,雷总也指示我顺便给他们做做培训。”
 
  “哦,这样啊,马上就能整理好,一会我复印装订好给你送办公室去。”
 
  “好嘞。莹洁妹妹,你看这月亮是多幺的亮堂堂,这月色又是多幺的美呼呼,不要悲哀,不要伤心,让我们一起在月光中迎接美好的明天吧……”张明搞笑的学起了周润发在《纵横四海》中的桥段,张明学说的台湾国语音调奇怪,表情生动多彩,刘莹洁看着不禁抿嘴低笑。
 
  是啊,想那幺多干吗,好好工作,烦心事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你个死张明,谁是你的莹洁妹妹,我是你莹洁姐姐。不和你乱贫了,等下经理看见该骂了。你快回去工作,我弄好了计划就给你送去。”
 
第5页
--
 
 
 
  “好好,小生去也。”张明笑嘻嘻的走了。
 
  看着张明离去的背影,刘莹洁微笑,眉眼间一丝掩饰不住的快乐悄悄地发散出来。
 
  不远处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王志强充满了妒恨的脸庞如撒旦般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