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小说故事网

情书小说 > 小说 > 正文

春光满庭园

小说 93 ℃ 字体调整:
对于女人比较了解了些。阿珠向他飞眼送媚,他自然懂得她的心意,他是个多情种子,对于一个少女的含情脉脉,岂有置诸不顾之理,自也难免跟她眉目传情,彼此心心相印。
 
这真叫做郎情妾意,使阿珠心花为之怒放,她想她一定能够达到她的愿望,他既然对她有情,终久他会对她主动的调情勾搭。
 
可是,何芳虽亦有意一尝异味,但他在小妇人监视之下,根本没有时间,因为小妇人淫欲甚旺,几乎每晚都要他弄,即使不干事,也要何芳与她睡一觉,与她温存一番,她才甘心睡觉。
 
因此,何芳一直没法分身。
 
阿珠久等着何芳向她主动勾搭,但他迟迟没有行动,使她颇感不耐,她除了向他眉目传情之外,究竟还是个少女,不管怎样爱他,也不能用行动去乞求他来弄她啊!
 
因此,她的愿望一直总不能获偿。
 
也是恰当有事,有一天晚上下雨,她的房间有些漏水,她起来用面盆承拉。忽听到隔房有调笑之声,她从被小张弄上之后,亲自体验过性交的乐趣,自然就不大愿意偷窥他和他太太的行房,因为看是无味的,只有徒然引起性欲冲动而又不能解决,所以她就一直根本不知道隔房演戏的男主角原来还是她的意中人。
 
然而今晚因屋中漏起雨来,一时睡不着,忽想再看一次张太太被她丈夫弄的时候,和小张究竟是怎样的情形。
 
她在缝隙里窥探着,只见隔房两人精赤条条地在塌塌米上躺着,两人并不性交,只侧身互相拥抱着,男的用口吮吸着女的乳头,另一只手在抚摸女的全身,女的妖气十足地紧闭着眼睛,在尽情享受着男的爱抚。
 
这时房里只装着一个绿色小灯泡,灯光黯淡,初看不大十分清楚,继而她忽发现男的倒有点像何芳,不像小张,这使她十分疑惑起来。一定要看个究竟,假如那男的真是何芳,那她真要发疯,因为她一直以他为未来的理想丈夫哩。
 
不一会,那男的一只手摸到女的腰肢时,故意轻轻捏了一把,女的因怕痒,竟格格地笑起来,用一只纤手抓男的耳朵,娇嗔着说:「耳朵总不听话,叫你不要捏人家的腰肢,你偏要捏,捏出笑声让人发觉,可怎麽好?」
 
两人一直调情着,后来那男的忽转过脸来,她才看清原来那男的竟确是何芳。
 
这一气,非同小可,她觉得何芳是在骗她的感情,他一面向自己眉目传情,暗里却勾搭上了小张太太,怪不得他一直没有用行动向自己求爱,心里一阵气,又一阵酸溜溜的,真是妒恨交加,既恨何芳假情假意,又妒小妇人独占春风,夺了她未来的理想丈夫。
 
女人往往如此,她自己与小张勾搭,人家真正是夫妇一对,而她对于何芳,只是一种幻想,把他当做她未来的丈夫,不说自己不该与有妇之夫通奸,却怪人家勾引她的未来丈夫。
 
这时忽又听得张太太的声音说:「今晚让我们再来一个『倒浇蜡烛』吧!」说着,她要何芳仰面躺着,面向上面的天花板,而她自己竟爬在何芳的身上来┅
 
当何芳将身转正,小妇人翻身上腾之际,阿珠看到了何芳下体的部份,只因灯光暗,只看到黑黑的一团影子,似乎很结实,心里不由得又妒、又恨、又羡慕!跟着不觉淫兴也动了起来┅
 
她忽然心里一动,不如趁机要胁他们,至少也让自己平分春色,然后再设法争取何芳,与她成为正式夫妻,并与张太太斩断情缘┅
 
主意一定,她立刻就摸到隔房来敲门,这时里面小妇人正与何芳弄得兴浓,忽听门外敲门,以为小张半夜回家,不由慌了起来。
 
继而只听得外面一声冷笑,说道:「请开门啦!不是奶丈夫回来,不要慌!我是奶的邻居啦。」
 
两人听是女人的声音,心上一块石头落地,小妇人便先开口答道:「请问有什麽事吗?」
 
「没什麽,请奶开开门借一件东西。」
 
「借什麽东西呀?」
 
「我房里漏雨,电灯又坏了看不见,想跟你们借一根蜡烛。」
 
这语分明是要胁,他俩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不免窃窃私议应如何应付,但接着外面阿珠又催着说:「请快开门啦!不要叫我再等吧!」
 
小妇人被催得急,便搪塞说:「我这里也没有蜡烛啊,真对不起!」
 
只听得外面一声冷笑说:「我才听见奶要倒浇蜡烛,怎麽现在又说没有了,哼!奶要是舍不得,我就在这里等奶先先回来好了。」
 
第2页
--
 
 
 
里面两人听她的话,知道奸情已经泄露,要强强不得,只好软下来,小妇人带着唉求的声调说:「好妹妹,请留点情面,我就把他借给奶吧!但是一定要还给我。」
 
阿珠听说,知道他俩竟不经吓,既然肯借也就罢了,便说:「放心,我总会留奶的份,不过说句公道的话,奶享用了这麽久,也该让我一星期才好。」
 
小妇人听阿珠这种敲诈的语气,直把她恨得咬牙切齿,心想:「亏她还是没嫁人的姑娘,竟这样不识羞耻,看来也不是好货,只怨自己命运不好,撞着这种无耻的女人。」
 
便低声对何芳道:「这骚货不是好东西,今晚没奈何只得把你让给她,你可不要用全付精力对付她,不要忘了我。」说着,连吻何芳,又禁不得用手抚摸那根令她销魂荡魄的大蜡烛,恋恋不舍。
 
何芳那话儿经过这一场虚惊后,本已软下来,但经小妇人纤手一摸弄,不觉又蠢动起来。
 
外面阿珠又在敲门催促,两人难舍难分,何芳摸着小妇人的双乳恋恋不舍地说:「心肝,我一定不会忘了奶,奶比她可爱的多!她用这种卑鄙手段对付我,我不会爱她的,奶放心!」
 
阿珠在外等急了,催着说:「你们不要故意挨磨时间,等奶丈夫回来时,我也就不要了哩。」
 
小妇人慌忙答说:「妹妹不要急,我就开门给奶了。」
 
门开了,何芳暗中摸索到门外,阿珠喜不自禁地挽着他的手回到她的房里。
 
俩人一进房,阿珠吻着何芳说:「你真是薄情人,天天对我眉目传情,暗中却偷那种女人,她已经是有丈夫的了,今天幸好遇到我,要是别人,嚷了起来,奶还有脸做人麽?」说着,竟拉着他的手放在她的胸前,身子紧紧靠着他。
 
何芳因自己被她俩当做货物似的出让,心里本不痛快,但他的手一接触到阿珠的胸前,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由手掌心起一股热流,迅速地通过全身,贯注在他下面那根宝贝上去,顿时那东西又坚举起来,似乎要对阿珠给予惩罚似的。
 
阿珠为了要挑逗他,又牵着他的手引导到她下体部份来,以激动他的淫兴,果然何旁的手一接触到她的阴部,一颗心几乎跳动起来。原来阿珠阴部特别隆起,那证明她的性器发育异常发达,这种阴部最易使男人动情的。
 
何芳手摸着阿珠那种丰润异常的阴阜,不觉淫情大动,下面那东西更坚举得像铁棍般,急于要钻进阴洞里去,因而自己便把裤子脱下来,而这时阿珠也已把三角裤解了。
 
何芳更等待不得,急腾身而上,把阿珠两腿分开举起然后听由阿珠用纤手引导他的阳具进抵她的阴道口┅
 
当阿珠一撞到何芳那根像铁棍般大阳物时,不由失惊道:「啊!你┅你┅」
 
「怎麽了?」何芳诧异地问什麽缘故?
 
「你那东西怎麽这样粗大!我恐怕吃不消呢!」
 
何芳这时已淫兴勃发,那管她吃得消、吃不消,况且是她自找的。便说:「不会的。」一面便将他的大阳物对准她的阴门口,准备一举直捣黄龙。
 
这时阿珠心里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他那根东西又硬又粗大,自己还没被这麽大的东西弄过,心里不免着慌,喜的是她被小张 时已经是那麽快活,如今何芳人比小张俊俏,那话儿更比小张威武,一定要比小张弄得她更快活更尽兴。
 
于是她急用手把自己的大阴唇向左右分开,好让何芳的那话儿进门时不至牵动阴唇都份,增加自己的痛楚。
 
何芳的那话儿早已蓄劲待发,此际已由阿珠的纤手引导进入膣口,便用力向阿珠的阴户强行闯入。
 
阿珠的阴户虽经小张弄过,究竟是处女才被弄没几次,阴道尚窄,一时不易进去。
 
但何芳这时已欲火难熬,对她亦不稍加怜惜,所以并不用口水,就用力强 ,把那龟头部份先强塞进去,痛得阿珠直皱眉头,又不敢叫出声来,恐怕小张太太在隔房听到见笑。因而只低声哀求何芳轻点、慢点,一面用手抵住何芳下半身,希望减轻压力。
 
何芳见龟头已闯入膣口,更不顾阿珠宛转不胜,再用劲向里一送,只听得阿珠轻轻「哎唷」一声,阳物已经进入了三分之二。
 
此时何芳不顾一切的抱紧阿珠腰肢,再一下猛送,全根已尽到底,痛得阿珠不禁失声「哎唷」叫喊起来。
 
隔壁小妇人自从何芳被阿珠邀去后,心里妒愤交并,所以一直在注意听隔房的动静。她也想看板壁上有无洞口窥探,但阿珠她不愿自己丑态被人窥见,所以宁愿漆黑,也不把电灯亮开。
 
第3页
--
 
 
 
小妇人虽然暗中看不见,但这时听到阿珠「哎唷」喊痛的声音,心知何芳那东西太大了,她自己早先都吃不消,何况阿珠还未破身,怎麽吃得消,她想她这下可要吃些苦头了。
 
因为她十分气愤阿珠抢夺她心上的人,所以不但不丝毫同情阿珠,反而幸灾乐祸的希望何芳不要怜惜,把她狠狠摧残一顿,好消她心头之气。
 
果然何芳不管阿珠宛转不胜,他竟不顾一切地,只管逞自己的淫兴,竟大肆抽送起来,抽一下,阿珠即宛转呻吟一声,送一下触到花心,更是「哎」声不绝,只听她不断地浪叫着:「哎唷┅哎唷┅哎唷┅妈呀┅轻一点┅慢一点┅吧┅」
 
一阵疯狂的猛力抽送,只把阿珠 得哼声不绝,又痛又痒!何芳见她越是宛转不胜情,淫兴越浓,性欲越炽,那话儿也越是坚挺如铁棍般,往她的花心直捣┅
 
后来何芳见她矫喘吁吁不住呻吟,才不免有怜香惜玉之情,暂停功势;但仍把那阳物抵住花心,让她阴户内自然的吮吸迎拒,一手为她轻抚秀发,另一只手姿意抚摩她的遍体滑腻肌肤┅
 
阿珠经过何芳这一阵风狂雨暴般猛 之后,不但不责怪他粗野,反而沉醉在他的男佳刚猛粗放的魅力下,紧闭双目享受她的爱抚。
 
虽然此刻阿珠阴门犹觉隐隐的闷痛,但花心深处,被他那巨大的龟头抵住挨擦着,磨旋着,其快感直达脑门及全身各处,不由得紧紧抱住何芳,娇声浪谑地喊说:「好哥哥,你弄得我好痛┅」
 
「还痛麽?」何芳不禁怜惜地说。
 
「不,我说好痛快!不是好痛。」
 
何芳听了,觉得她的是可人,更把她抱得紧紧地,两人低语缠绵,说不尽颠鸾倒凤,怜我怜卿┅
 
小妇人在隔房起初只听得阿珠宛转不胜的求饶声气,心里一阵痛快,恨不得教何芳捣裂她的阴门以平抑一下自己的怨气。
 
再后听到阿珠哼哼唧唧的浪声浪叫,唯然声音里还带着不胜痛楚的娇喘,却也夹杂着快感难言的意味在内,使她又妒又恨!
 
她知道男性的东西有那麽一种令人又疼又爱的感觉,自已曾经尝过何芳给她的那种味道,此时不觉阴户里面麻痒痒的,十分难熬!淫水渐渐地濡湿了阴道,愈听隔房阿珠所发的浪声,愈觉得欲火如焚,不可抑制,这时候她多麽需要何芳那粗大的阳具把她狠狠的 上几千百下,压压欲火啊┅
 
然而那东西就在隔房,却让别人来享用,心里真是气恼不过!后来听到阿珠娇声滴滴地和何芳低绵绵,知道这时何芳竟被这妖精迷住了,心里不由更加妒恨交并!
 
正当小妇人欲火如焚之时,忽听外面叫门的声音,原来是小张回来了,她只好穿好衣裤出去开门。
 
小张把雨衣挂在外面,一边说:「今晚下大雨,没生意,所以提早回来休息。」
 
但他进房一看太太脸泛桃花,两颊热烘烘地,禁不住抱着太太亲吻说:「奶怎麽了。」
 
小妇人正值欲火难熬,小张刚好回来,她想就让他来杀杀自己欲火吧!因而嗲声嗲气的故意作态说:「还不是因为想你,叫我一人在家独睡多麽难熬!」同时故意向他飞一媚眼。
 
小张好久没见太太给他好眼色了,这时不免受宠若惊地一阵狂喜,赶紧把太太抱在怀里,奉承着说:「呀,太太,真是对不住,都是为了生活,不得已每晚让奶忍受孤单,今晚我要好好的伺候奶,一定要使奶感到快乐!满意。」说着,便把太太按倒在塌塌米上,顺手就替自己脱了裤┅
 
这时小妇人一手就把灯关熄了,因为她怕被隔壁那一对看见,不好意思。
 
那晚小张极力奉承,拿出所有本事来讨好太太欢心,总算杀了小妇人的欲火,虽然比起何芳来,尚未能称意,然而想到小张多年情意,自己背了他和何芳通奸,最近又冷落他,未免太难堪了他,因此也对小张曲意承欢,藉以弭补心灵的歉咎。
 
小张不意太太今晚变得如此温柔可爱,十分高兴,抱着太太遍体抚摸,觉得自己太太究竟练有芭蕾舞的关系,三围非常标准,尤其小妇人的臀部,极易动人情思,想起自己背着太太和阿珠相奸,实在于心有愧。
 
因比,小张又刻意抚爱他太太,不断的吻她,爱抚她。两人互相带着愧歉的心情,互相爱抚着,不觉东方已泛白。 
 
这边阿珠被何芳弄了一夜,日里上班时,阴部犹觉疼痛,走起路来都觉得不方便。
 
到了夜晚,虽然她仍觉有馀痛,然而她仍然要独占何芳,不愿让何芳到小妇人房里去,她坚持要独占一星期,小妇人自是敢怒不敢言。
 
第4页
--
 
 
 
这晚,阿珠和何芳两人都脱光身子互相拥抱着,阿珠咻咻地告诉何芳:「你昨晚太凶了!把我弄得阴户到现在还隐隐作痛?今晚不要再弄,只要互相拥抱着睡就好了。」说着,她把身子紧紧地靠着何芳。
 
何芳一连被阿珠占据了几个晚上,小妇人心里自是恨得酸溜溜的,怪不是味道,小心眼里总想找个机会,给这小妮子尝尝报复的滋味。
 
她心里虽想报复,但恨苦无机会,心情别扭极了,同时小张虚弱的性机能,无法满足她高度的欲望,而这几天所给与小张的 勤亲切,完全为了要填补自己的心虚,但事后总觉得索然无味。
 
恰巧有一天,小妇人上班后不久,心里感到闷得发昏,坐立不安,举措无序,随即无精打彩的请了假准备回家去休息。
 
一进房中,就觉得有点异样,原来她那吹喇叭的丈夫,已经一反常例的离开了卧房,床上空空的,棉被零乱的掀摊在那里,显见刚出去不久。
 
她还以为小张解手去了,漠不关心地向床中一倒,迷迷胡胡地沉入睡乡。
 
小妇人正在欲睡未睡之际,朦胧中隐约听到轻微的嘻笑声自隔壁传来。
 
对这种声音,小妇人知之甚详,微一思索,蓦然一惊,翻身由床中坐起,穿着一双软底拖鞋,毫无声息地迈向门外。
 
她附耳在壁上,顺着笑声的方向,慢慢步至阿珠的房门口。
 
声音愈来愈大,同时还夹杂着轧轧的声响。
 
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愈要非看个究竟不可。
 
她由壁缝中朝里一望,不由吓得她怦怦心跳不已。
 
原来这时床中两人正杀得难解难分,欲罢不能。
 
阿珠全身赤裸,仰卧床中,修长而有力的双腿,高高地勾在小张的腰背上,臀部向上迎顶摇摆,迎合着小张的下插。樱口微张,隐隐哼出含糊的呓语。
 
原来小张见小妇人神情冷淡,落漠寡欢,他一切尽量容忍,实在熬不过去的时候,只好找阿珠来泄欲。
 
阿珠虽然对他不生好感,但因有约在先,自然不便拒绝,只有敷衍应付。
 
今天一早小张辗转床第,欲火高烧,一俟小妇人上班去,立即滚下床来,跑到阿珠房中。
 
她们怎样也梦想不到小妇人会破例的突然返家休息,所以连帐幔也忘了放下来,给外面看个真切。
 
小妇人这一看,不由愤火中烧,醋劲大发,微加思索,心里一横,即闷声不响的转身向外走去。
 
不一刻工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小妇人带着房东太太和两位邻居,来势凶凶地冲到楼上。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正在房里巫山云梦中的二人,惊醒过来。
 
只听小妇人哭哭啼啼指着门口叫骂,小张就知道是怎麽回事,急忙先穿好衣服,指示阿珠不要做声。
 
阿珠究竟还是乡下初出来的女孩子,那曾见过如此阵仗,一听门外嘈杂的声响,早已吓得抖做一团,心里一酸,不由啜泣了起来。
 
这样一来,小张也怠到束手无策,瞪着眼互相呆视着。
 
两人这一迟疑,门外的叫骂声愈益响亮起来。
 
还是小张胆量较大,沉思了一下,对阿珠说道:「事到如今,哭有什麽用,横竖我和她也没有正式夫妻的关系,大不了吵一场大家分手,谁也管不着,只要奶不变心,我决对奶负责到底!」
 
阿珠想来也是无法,把衣服穿好,但心里总觉受到太大的委屈。
 
房门打开之后,小妇人吵得更凶,揪着小张不肯放手。
 
由于邻居的装腔做势,小张只得跟着小妇人到派出所解决善后。
 
阿珠乘他们一阵风蜂拥而去之际,一溜烟躲到外面去了。
 
因为大家都是露水姻缘,合来容易,离也不难,警所只是和事佬,对她俩的关系实也无法和解。
 
横竖小妇人是诚心要摆脱小张,所以纵是小张舌灿莲花,也无法挽回她的心意。
 
结果双方只是拍拍巴掌拆伙。
 
大伙儿回到公寓的时候,发现阿珠已经带着随身的包裹迁出去了。
 

上一篇:小乡村情事  下一篇:三陪小姐当部长